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生活情感  »  【毕业后的淫乱生活】

【毕业后的淫乱生活】

作者:来源:人气:加载中

  电影院里杂声偶尔的响起,议论的,吃薯片的,打电话的,还有打瞌睡的。我对此并没有怨言,毕竟这是公共场合嘛。
  电影的结尾是这样的:男主角在墙边的角落里很高兴的吃着大便,在高兴中还带着几分的侥幸。身旁不乏争抢的人,乃至不是人。他们有些故作姿态,有些面红耳赤,有些口蜜腹剑,各种各样你所能想象到的都有。而外围有着更多的人,和不是人,在努力奋发的看着印有大便的图书。也有很多正在拉着大便的。画面美观,显现着积极向上的氛围。
  我想象力匮乏,难以明白作品想要陈述的。只是粗浅的认为:人生嘛,就是应当有所寻求。大便也好,小便也罢。
  而在我身旁的观众很多都说看不懂。其中1个骂着这是甚么破电影。另外一个答,准确的说,这只是破,不能算是电影。
  想象力匮乏,我们的通病。
  我不是要批评他们,由于我没有这个资历。我才是想象力匮乏,他们不是。只要认真听听他们的聊天,他们谈的电话,就会知道,他们的想象力非同1般。
  门口有对小情侣。男的拿着1部粉红色有着闪亮水钻的手机,痛斥着他的女友。仔细1听,大致是关于1条短信的内容。他说她出轨了。她说1条写着“晚安”的短信怎能说明自己出轨。剧烈的争吵着,恍如这里就只有他们俩。
  最后的结果是,通过想象力,他证明了她出轨。也通过想象力,她证明了他有精神病。
  后来他说他会治病,她说她会专1。然后言归于好,拉着手埋没在人群中。
  他们的世界就只有他们俩。想象力。
  在作别了小情侣后,我走到车站。等车的人群中有个中年男子打着电话,用夹带脏话的地道方言说着1件办公室平常事。结论是,那个女子很阴险。推理的进程用词相当浮夸,就是那些后宫宫庭电视剧才会有的对白。推理到最高潮的时候,用词剧烈,情绪相当有破坏力。不知道还以为他在说着1场战争。没错,他最后说了,这里不是办公室,是战场。
  而之所以会这样定论那个女子,仅仅是她对他笑了。
  挂了电话后,他高兴的玩着1个切西瓜的手机游戏。嘴里念念有词。大概是将女子想象成了里面的西瓜,要将她切得粉碎。
  他的世界是战场。想象力。
  他人的想象力都用在了电影结束后,我就如何都没法使用。实在悲痛。我没法说她出轨,也没法说她阴险。1来我单身1人,2来我还没有工作。
  电影票不是买的,是阿木送的。他说这部电影有深度,很有内涵,估计我应当喜欢。他就是这样,能言善道,轻易的就把票送给了我。万般无奈,我只能穿着拖鞋去看这部电影。还好穿拖鞋成了时尚,不然我会被拒之门外的。
  去之前我网上搜索了1下电影的评论。大部份都说这部电影相当精彩,小部份说非常有深度。看完电影后,我不知道自己是属于这大部份还是小部份。身份不明,困惑不已。
  后来我明白我是没有评论资历的,哪一个部份都不属于。那两个在电影院说看不懂电影的观众跟我1样,没有资历评论。渐渐的我了解到,没有资历评论的才是大部份。身份明确,豁然开朗。
  送票给我的阿木,海归,毕业两年,公务员。我们认识了3个多月。
  在我离开大学宿舍的前1晚,舍友慷慨激昂的指着电脑屏幕的那幅图片。大概是说着以后就要住那样的别墅。我走近细看,图片1半是高楼,1半是破屋,它们1墙之隔。并没有发现我印象中的别墅。
  他1抓,将我拉到电脑前,把我的头按到离屏幕只有几毫米远。他叫我看清楚。我说太近了,只看到泳池旁的1个美女。他说这就是别墅。
  我想我明白甚么叫别墅了。
  后来他让我记住这幅图片,勉励1同努力,住上那样的别墅。除答应,我真不知道还能做甚么反应。由于我知道他不是喜欢这样的别墅,而是他的别墅跟了他人。
  昨天有部车开到他眼前,他女友在里面搂着1个男人跟他说分手。他搂着我说,好的,我也正有此意。我说,我们1定会幸福的。然后我们看着牌子是4个圆圈的车离去。
  我问4个圆圈是甚么牌子。他牢牢的捉住我说,要让她后悔。我劝说他不要做傻事。他说赚很多钱然后泡人家的马子是天经地义的事。
  我知道他这样说是安慰自己,好让自己心安理得1些。天经地义的事。
  我始终没有弄清楚4个圆圈是甚么牌子。


  搬离宿舍后,我依照他女友的指引,去到1个村落那里找出租屋。
  1个月前,他女友找到了这个村落说合适我们刚毕业的人去住。她跟我说她不想住那里并下决心为此要做点事情。后来我知道她做了甚么事情。
  眼见这个村落,我觉得她做了应分做的事情。此刻我都想找个有钱女人包养我,男人也行。
  我走到1栋屋的楼下,门口有个女人问是否是租屋。我点了点头,跟了她上去。如果你离远看,还以为我是去冶游。
  女人很年轻,扭着屁股上楼。我跟在她后边,见到短裙里面的风光。我觉得她是故意的。
  女人很健谈,说这里的房屋都是她老公众的。她嫁了过来后负责收租,她老公负责跟情人鬼混。她真豁达。
  女人带我去了1间单间。
  房间很黑。模糊见到1张床和1个衣柜。开灯后,1眼见到厕所。厕所没有门,也不需要门。关了灯甚么都看不到。
  谈好价钱后,灯关上了。我看不见她。只知道她熟练的搂着我躺到了床上。然后我们脱了衣服。时而她压着我,时而我压着她。
  反正没有人看到,事后我这样安慰自己。
  通过想象力,事情变成这样:我掉了钱,她上了我,我有屋住。
  我心情1下子愉快了。
  我听到声音。她上厕所。她说带我上楼顶,有风景看。我打开灯。她很快就穿好了衣服,1条内裤,1件连衣裙,款色不同的鸳鸯拖鞋。
  去到楼顶,我见到了同学昨晚给我看的图片:高楼,泳池和美女。1墙之隔。
  我还以为图片是做出来的。原来可以真的有这样的世界。想象力。
  我站在我们的世界看着他们的世界。他们的世界是这样的:1个装了水的泳池,1个装了网的网球场。1男1女,1张沙滩椅,1段欢声笑语。
  男的看了看我,搂着女人大声的约请我过去。我不甘示弱,搂着女人大声的答应了。
  那个男人就是阿木。
  3个月后,当他知道我生活艰苦的时候,他送了1张电影票给我。雪中送炭。
  在我住下了那个房间后,女人常常过来找我。由于没有找到工作,我也乐此不彼。现在我不需要再通过想象力安慰自己也能很愉快,由于尔后我都没有给钱她。
  我大胆的想到,这不是交易。我天真的想到 ,这是感情。
  那天我和她躺在床上,听着1首粗口歌。整段歌词都是粗口,内容相当下流,而它们组合出来的歌曲却相当动听。
  我问她为何听这样的歌曲。她竟然跟我说了1个故事。
  她平常1样帮他带上安全套,也平常1样急切的爬到他身上。完事后,她殷勤的帮他整理下体。如此这般的1个星期,每天晚上她都送上这样的服务。后来她说她怀孕了。
  她停下故事,高兴的跟我说,她在安全套上做了手脚。生了孩子后才告知他这事情。胸前的乳房伴随她的笑声晃动着。
  我见到此种情形,难以专心听她说故事。用手将她的胸部捉住。我说,她们干扰我听故事,也免得她们乱晃。
  她自豪的挺了挺胸,自豪于她们的威力无穷。
  在她胸部强大的影响力下,我的想象力变得丰富,故事变得饱满。
  舞台上,他围绕着她在舞蹈,舞姿帅气逼人,神情迷人万分。刚开始时,她羞涩的低头看着地下,站在原地1动不动。渐渐的,她开始神态自信的舞动着身姿,眼神妩媚的看着他,不断缓缓的向后退。他紧跟她的步伐,迈开小腿,步伐急速。
  舞台灯光突然1黑,再缓缓的亮起淡光。两人正牢牢的拥抱在1起,两双手充满愿望的缠绕着对方。
  呼吸急速。
  当两人1丝不挂的搂着对方的时候,她奇妙的转过身,用光滑的背部对着他。手上谨慎而熟练的在安全套上做了点手脚,然后再转转身去,流露出幸福的微笑。
  突然舞台1声爆响,1个婴儿从她的腿下出现。她高兴的抱着它,向着他父母身旁走去。舞步温馨,弛缓。
  他在舞台角落暗处远远的看着。舞步旁皇不安,带着被欺骗的怒气。
  而他父母则边逗着婴儿边失望的看着他。站在原地,盼望着他的归来。
  最后,她搂着婴儿,跳着不太调和的舞步,进入了他父母的家门。在角落处的他就搂着情人醉倒在路边。
  我感觉得手里的胸部从柔嫩坚挺变成略略的松软下垂。
  这就是我从胸部里感遭到的故事。
  然后她解释到,1开始来到这里生活不太习惯。生活交换中充满着粗言粗语。她想用这首歌去习惯这里的声音,并让这里的声音带上愉快的乐感。


  我佩服她的智慧。
  我问她老公现在怎样。她说,他在情人家里。只有缺钱和春节的时候回来。
  我说,他好像挺喜欢春节。她说,这是由于他的情人春节回老家过年了。
  我欣赏他的面皮。
  最后我问,这是你想要的生活?
  她说,这不是我想要的,是我所能做到的。
  我无言以对。我不清楚想要的,也没有能够做到的。
  工作找得如何了,她问。
  我想明天过去找阿木,请他帮忙,我说。
  我想过去看看游泳池,她说。
  好。明天上午11点过去。你穿得漂亮点,我说。
  过了1会后,她去接孩子放学。我上街闲逛。
  她孩子,男,7岁。我跟他见过1面,长得胖胖的。
  街上出奇的多人。来这里之前,我本来以为这样破落的村镇晚上会很清静,不过我错了。街上非常热烈,街的两边全是摆地摊的人。地上清晰的画着每一个“铺位”。听说街上是不允许摆卖的,而且还会有城市管理员去驱逐。固然这只是听说。如果你见到我以下见到的画面,你就会明白。
  城市管理员驱逐着摆卖的人往他们身后走,让出街道。然后他们对着刚腾出来的空位拍照。以后再让摆卖的人继续回去摆卖。他们说这样既可以交差,又可以向摆卖的人收取“管理费”。只有不愿意交“管理费”的人材会被驱逐。
  住这里附近的人对乱摆卖并没有怨言,由于你不知道该向谁投诉了。而且这里外来人口占多数,便宜的地摊货还是相当有市场的。作为外来人口的我,很快就接受了这个特别的风景,时而还会欣赏1下拍照交差的戏码。
  然后,街的两边都有很多小巷,由楼与楼之间的空隙构成。小巷小到只能恰好够两个人过。而两边还是会有很多店铺,特别是色情发廊。
  每当有男人经过发廊的时候,里面的女人都会挑逗1下男人。可以适当的想象1下,你经过1条窄窄长长的小巷,两旁全都站立着跳动的乳房。风景怡人。
  我也常常的途经1间发廊。里面坐着的女人很少,或说她们都很忙。而里面有1个女人我印象特别深入。不是她特别漂亮,而是她历来不去挑逗男人,就自顾自的坐在那里出神的看着1个地方发愣。就算被男人选中了也不会为此露出半点笑容。但她却是红牌。
  每次途经这里我都会寻觅1下她的身影,见到她的话,都会多看两眼。有次我途经见到她坐在路边吃饭。由于小巷太窄,前面有人推着单车进来,所以我躲避了1下。她也站了起来。我站在了她的身旁,然后我们对上了眼。我定定的看着她。她也定定的看着我。单车过去了,她笑了,我点了点头。最后她回报了1个点头给我然后走回了发廊里面。我看着她的背部,我觉得我喜欢上她了。
  回过神来,我恰好的走到这间发廊前。我看了看里面,见到她在看电视。她发觉到我,微笑着向我点了点头。我笑着向她招了招手。身旁的1个女人笑着说道,帅哥你就进来找她吧,不用害臊。说完,她身旁的女人随着起哄。
  我跟她示意拜拜就走了。最后和平常1样,去到那家面馆,坐着同1个位置,点了同1个面,看着门前同1个街口,吃着平价的晚餐。
  吃完面条后,我满足的走在街上。今晚的街上冷清宁静,摆卖的都没有出现。我估计是他们的上级--城管,有了最新的唆使。新闻上好像是说要评选卫生城市之类。说真的,我其实不关心。除非它是每天都评选,不然并没有卫生的效果。
  路中间停着1辆牌子是4个圈的车子,感觉相当奢华。车顶突然出现了1个男人,路灯将他照亮。
  他穿着破烂。
  男人站在车顶上陶醉的拉着小提琴。稀疏的路人们并没有对此产生丝毫的关注,确切不像是好看闲事的路人。我可以说甚么呢,毕竟今晚要评选卫生城市。好看闲事其实不卫生。
  但是男人也并没有对他身处的环境有丝毫的理睬,完全的陶醉在自己高超的技术中。就是说他拉得1手好小提琴,还照旧穿着破烂,超出了物资。
  我走到男人身边,抬开端羡慕的看着他。
  男人发觉到我看着他后,停了下来看着我,从口里吐出了1捆捆的钞票,对着我豪迈的笑着。
  我开始向出租屋跑去。男人站在车上拉着小提琴。塞满钞票的车牢牢的追着我。
  我心里很惧怕,惧怕自己变成男人。同时的,又羡慕起他。
  眼前的路变得模糊,变得黝黑1片。我闭上眼睛向前用劲的跑。终究还是跑到了出租屋的门前。


  门前站着两个妓女挡着我的去路。我挥刀将她们斩了。就在这时候,出租屋变成了1个监牢,里面是发廊的那个女人。
  她呆呆的坐在床上看着窗外。
  我挥动拳头捶打牢门,大声的呼喊她,好想去救她出来。可是牢门并没有碎,她并没有听到我的叫喊。
  我回头看了看,此时男人已变成了女人,1个面容俏丽身材饱满的女人。女人开始脱去衣服向我扑来。我双手挣脱着她,可是下身已进入了她的身体。
  恐惧和快感1起的出现在我的体内。
  1下子我醒了过来,满身是汗,内裤湿了1片。
  出神的坐在床上。
  在那次和女人1起去找过阿木以后,我就成了他的跟班,每天的随着他留连于夜总会、酒吧等文娱场所。他包了我所有的花费,包括上那些女人的费用。我就只是负责陪他去玩。他说,人多才热烈。
  固然,他身旁不只有我1个人。不过那些不是跟班,是酒肉朋友,有男的,也有女的。
  女人回来后说,她挺喜欢那样的生活。
  我说,那不如你也跟过来。我估计他不会反对。
  女人说她不可以晚上不在这个家。
  我说,既然你男人可以,你也能够。
  她说不管如何男人始终是这里的主人,他的名字在这里有价值。而她只有付出才有价值。
  她分析得很对。
  后来我都会带1些酒回来给她品味,也会在我们做爱以后讲述1下夜总会和酒吧的样子给她听。
  不过在这个月以后,由于颁布了严厉的酒驾条例,我就变成司机了。每晚我都只能是坐在车上等他搂着女人出来。有时候他会带多1个出来给我,说是嘉奖。我很高兴,像狗1样伸出舌头舔着那个女人,以表示我对他的示好。
  部份这些女人在得知接下来全部晚上舔她的是我的时候会有点失望。而我对此有点愤怒。每当遇到这样的女人的时候我会在车上直接把她上了。然后在她还未整理好衣物的时候赶她下车,自己回家睡觉。
  有1次,阿木带了1个嘉奖出来抛了给我。我正准备摇尾巴表达高兴之情的时候,发现这个女人我前不久上过,而且还是被我赶下车的。
  她1见到我就不由分辩的问候了我的母亲--非常的有礼貌,而且还面红耳赤的--甚是热忱。
  我无话可说,既感到惭愧也感到无奈。我很想跟她解释说,愤怒常常让人失去理智。
  这时候,阿木上前1把捉住她的头发,狠狠的将她甩在地上,往她的肚子狠狠的踹了两脚。然后按着另外一个女人上车。
  我对这突于其来1切呆若木鸡。心里解释说,愤怒让他们都失去理智。然后上了车。
  车上的女人不断的说着笑减缓紧张的气氛。我看到她的表情,她惧怕得要命。1来惧怕刚见到的1切,也惧怕不知道接下来阿木会如何的对待她。但1切到了这份上,她没有办法说这次交易取消。
  出卖身体的人没有自主权。我也是。
  在我开车送他们去酒店的时候,我渐渐的觉得我应当对那个女人被打付上所有责任。为此,我送了他们到目的地后,就原路返回夜总会门前,看看她还在不在。
  就在我差不多到夜总会的时候,见到我的嘉奖头发混乱的坐在地上,身旁有几个男人围着她起哄,并对她毛手毛脚。我马上下车将她抱了上车,开车离开了那里。
  她没有反抗,在车上也是1动不动的坐着,眼神恍忽。这个时候我真的希望她过来打我,将她的怒气宣泄出来。
  我找了个地方停下,说,如果打我可以宣泄你的怒气,你就动手吧。1切都是我的错。
  说完后,她狠狠的盯着我,发狂似的对我乱打乱刮,然后搂着我大哭了起来。哭了1会后,她突然的用力的咬着我的胳膊。我忍了1会后实在忍不下去,1手将她推开。我直直的看着她。她狠狠的看着我。
  我说,你要怎样打我都不为过。1切都是我的错。
  然后她1巴掌打在我脸上。
  我说,我送你回家吧。
  然后她扑了过来,开始脱我的裤子。
  我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不过我下体知道。
  她哭着坐在我的身上猛烈的摇动着。
  在她高潮的时候,我下体作出了正确的反应。然后她2话不说的拿着自己的内裤走出车。我立马穿上裤子正准备跟出去。她马上的把车门狠狠的关上。
  我懂她的意思。
  我看着她拿着内裤走在路上。开着车远远的跟在她身后,护送她回家。1路上我仍旧感到内疚,但想到她刚刚的所有举动,嘴角就轻轻的上扬。这可爱的倔强。


  她叫段晴,24岁,湖南邵阳人。我第1次上她的时候,她恰好本科毕业1年。大学修读的是食品安全。顺带1提,我修读生物制药。
  阿木已好几天没有找我。他说要陪着父母,家里很忙很多事情。
  女人也一样几天没有找我。她说要陪着儿子,由于他放假了,而且还要购置很多过年的东西。她唯1站在门前1次,是拿着1小盘金桔递了给我,说是寓意来年金银满屋。我满脸胡茬的说了声谢谢。然后她就走了。
  我明白到为什么她的男人能如此厚面皮在这个时候回家。
  我找个角落放好金桔后重新躺回床上,睡了过去。
  睡醒了吃方便面,吃过了继续睡,这样的生活已第4天。我无意改变这样的生活,由于不想出门碰到热烈的气氛。惋惜事如愿背,方便面吃光了。本来打算将刚拿回来的桔子吃了,可是想了想来年的金银满屋,我还是放弃了。
  大街上很多人,很热烈。我本以为回家过年的人是多数,但看到这里才发现,已很多人在这里成家了。
  吃过面条后,回来经过发廊,看了看里面,没有发现她的身影。估计也回家了吧,我想。在我差不多走过发廊的时候,里面的1个女人说道,她在里面上钟,等会就出来。你要不在这里坐会。
  我犹豫了1下,走了进去。我不想再回去睡觉,那种感觉像是死了1般。
  那个女人1个劲的向我展露自己的身体,热切的推销着自己。我非常礼貌的谢绝了她。我说我没钱。
  然后她就座在我身旁抽起了烟,自顾自的看着电视,不再理睬我。
  我本来是想问问她,那个她大概要多久才出来。可是我怕她会问候我家人,所以放弃了。
  大概半个小时,她出来了。1眼见到我坐在这里,1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我是来找你聊天的,并问她有无时间。
  她很爽快的带了我回家。
  她的出租屋跟我的差不多大少,不过干净整洁很多。
  我说,抱歉,影响了你的工作。
  她说,没有关系,反正生意不好。
  我知道她是安慰我的。由于在我等待的半个小时里,1共见到3个客人离开,4个客人进来。发廊的女人个个都乔装打扮,没胸的挤胸,脸黑的涂白,细眼的化大,为的就是能让客人看上。我无意为那4个客人说出真相,由于我还想再途经这里。
  然后有个客人问我在等谁。我说我是脚软的,没力气站起来。他兴奋的问是谁。我指了指坐在身旁热切推销自己的她。
  她挽着客人的手高兴的走了进去,然后在出来拿1些服务用品的时候,跟我说那个她马上就出来。
  好人有好报。
  但是转念1想,如果她服务得不好。客人会把我看成是坏人。所以我还是不知道我是甚么人。此刻我真想走进去为她摇旗呐喊,希望她能服务得好点。
  这才发现,我是甚么人,原来由不得我。
  她在床底找了对拖鞋给我,并说让我洗1洗。
  我说,我是来找你聊天,不做爱。我没钱的。
  她说,她不是这个意思。就算是做,也不会收你钱。只是你身上味道有点大。
  我才想起,已4天没有洗澡和换衣物了。
  洗澡的时候她还进来帮我擦背。
  我说,原来擦背这么舒服,第1次尝试。
  她说,在老家那边,这个很平常。
  我说,你为何对我这么好。
  她说,由于你在这个时候想起了我。我已有1个月没有见到你经过发廊。以为你回家了。就算你今天只是经过门前对我笑1笑,我也会很开心的。
  我转过身看着她说,见到你我也很开心。
  我轻轻的理顺了她耳后的头发,温顺的把她按倒在床上。出乎意料的,我很快就射了。
  我只能概叹她了得的技术。
  她说,没关系。等会再来。
  她叫乐湄,26岁,甘肃人。1诞生就是孤儿,在孤儿院长大。16岁那年离开故乡,来到这里打工。刚开始找了份酒楼服务员做,但总觉得跟人打交道不太顺利,也不太喜欢。后来展转的换了几分工作,在这期间认识了唯逐一个男朋友。后来男朋友回老家结婚就分手了。然后,按她的话说,就是很顺理成章的做了小姐。
  我不明白她说的顺理成章。
  她说,她很想折磨自己去减缓心里的那份痛,就做了小姐。顺理成章。
  我说,你很喜欢这个成语。
  她说,在这里我找到了人生目标--写小说。我1直都是为所欲为,所以说是顺理成章。


  我说,我突然的想起了某个人写的书,书名叫《随遇而安》。你以后会不会写本《顺理成章》呢。
  她说,她是认真的。
  我问她写了甚么书。
  她说是写了关于做小姐的见闻,写那些小姐。现在在写第2本,写的是客人。
  我赞美这是1个很好的题材。
  以后她说她准备出国。1边看世界,1边写小说。
  你真英勇。
  她说,这跟英勇无关,而是不这样活下去,人会觉得不自在。
  我说,我现在就活得不自在,但还是活下去了。
  她说,你会找到你自己的,工作上也是。
  我感谢她的鼓励,并希望就算她以后周游世界了,我们也能保持联系。
  然后她让我写了我1个邮箱和地址给她。她说她会写信给我。
  我问为什么要地址。
  她说,她不喜欢电子邮件,只是以防万1你换了地址。然后继续说,至于为什么喜欢用信件的方式,你以后拿起信件浏览的时候就会知道。
  我们交换了各自的联系方式。然后又做了1次。这次我得以发挥出浑身解数。她气喘嘘嘘的趴在床上。我跪在她两腿间和她融为了1体。
  事后,我问不带安全套真的可以,事后药很伤身体的。
  她说,她不会怀孕的,由于没有子宫。
  然后我得知了为什么那个男朋友会跟她分了手,也得以知道她小腹上疤痕的来由。
  我问是否是不会有月经了。
  她说,是的。
  我说,你比其他小姐有优势,可以多工作几天。
  她说,你还真聪明。我也是这样想的。
  我多少的理解顺理成章的意思。她必须这样才能活下去,我也必须这样才能找到自己。顺理成章。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我搂着她。被子搂着我们。我们赤裸的坐在床上,看着电视里的春节晚会。晚会去到倒计时,我说,新年快乐。她回了我1句。
  我们已在这个房间里整整28个小时。好满足。我们饿了吃,累了睡,醒了聊,精神了做,28个小时比我想象中的短。
  她回过头来,看着我说,这是她27年来最温暖的1天。
  我说,我也是。而且也是我25年来第1次看春节晚会倒数。
  她说,她自有记忆来几近每一年都看。每次看都会空想着全中国人1起倒数,希望可以制造出1点温暖。
  成功吗?
  每次这天都会成为最冷的1天。
  脑海中弹出了《最冷1天》的歌词--茫茫人海取暖,度过最冷1天。我好想叫她听听这首歌,惋惜这歌不是国语,她听不懂。
  她告知我,她准备下个星期日走,机票已买好了,下午4点的机。
  我捉住她的手,嘴唇停在了她的额头上,并说了句1路顺风。
  她推开了我,赤裸的身躯过去关了电视机和灯,并说不要对她太温顺,会反感。
  我疑惑为什么会反感。
  她说,要解释的话要从她小时候开始说起。
  我会认真听。
  她说,她会用第3人称去说这个故事。这样更容易说清楚。固然也可能还是说不清楚。
  我说,你是小说家,你说了算。
  她重回我的怀抱,开始说“她”的故事。
  她说完后,我觉得她这样说还是不够清楚。所以我在黑暗中将故事变成了这样:
  黝黑的世界里只有她1个,躺于地上。渐渐的,灯光渐明,路人纷纭从她身旁经过。她的哭喊声让她住上了孤儿院。
  孤儿院里面住着众多和她1样的人。她感觉大家的面孔和她长得都1样。你可以试想象,全孤儿院的床都躺着她。她就是这样认为的,并觉得很安全。
  随着时间推移,她渐渐的发觉人们跟她的距离有点远。长大后她用标尺准确的量度出了这个距离,名叫躲避。她怎样也想不明白,只是渐渐的觉得其他跟她长得1样的人都消失了,世界只剩下她孤身1人。她觉得很不安。
  14岁那年春季,有个男人找她聊天。她很高兴,但却不明白为什么男人喜欢摸她的身体。她对这行动感到不安和讨厌,却又不想失去1个聊天的人。就这样延续到了冬季,事情被其他人发现。男人走了,她留了下来。
  然后接下来的1年,那些跟她有着一样面孔的人指责她不干净。那1年她住进了厕所。他们说这里是她诞生的地方。
  她来到这里那年,正值16岁。她说冬季的厕所实在住不下去,只能往南方走,暖和。
  在这里工作期间,认识了她的男朋友。男朋友对她很温顺,关怀备至,仔细庇护。她很满足。在日子往下走的时候,她得了1个大病,需要做手术。费用是男朋友出的。在这段日子里,他1直在她身旁,直得手术结束。他说他要跟1个能生孩子的人结婚。


  无知者众多时。我说。
  答案明显易见了,猪头。嘉琪说。
  “喂,阿晴。”我对电话的另外一头说道。
  “还以为你不记得我了。”
  “1直都记着你,就是没有勇气联系你了。”
  “联系我需要勇气?”
  “也许不应当用勇气这个词。1时间说不清楚。”
  “你现在在哪里生活了?”
  “甘肃,酒泉。”
  “怎样1下子跑到这么远了?”
  “3言两语很难说清楚。”
  “怎样你的事情都说不清楚了。”
  我沉默。
  “还会回来吗?”
  “抱歉,还是说不准。”
  “那就由我来讲句准。我没有做那个男人的情人了。现在重新回到学校,读室内设计。我会1直在这个城市。”
  “好,很好。找到想做的事情就去做,好好努力。”
  “谢谢。如果你回来就给我电话。我等你。再见。”
  我本想回话,再说点甚么。但是未等我斟酌清楚说甚么的时候,她就收线了。我明白她想转达的意思。
  突然间记起了我跟她的1段对话。
  “如果我爱上你了,你会怎样办?”她躺在我身旁说。
  “那我也会爱上你。”我侧过身来,看着她说。
  “如果我不再爱你呢?”她看着我说。
  “我也会继续爱你。”
  “说谎。我看得懂你这个表情。”
  “好吧。这句我的确说谎了,我承认。”
  “以后不能说谎,最多只能说不清楚。即让我明白,又可以尽可能不伤害到我。”
  “好。明白。那如果我爱上你,你会怎样办?”
  “伪装不知道。”
  “向你表白呢?”
  “我会谢绝。”
  “我看得懂你这个表情。”
  “看得懂就能够。我是1定说谎,不说真话的。”
  “为了保护自己。”我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说。
  “我有很多东西需要保护。而且有些东西失去了就不会再具有。”
  “我明白。”我看着她说。
  我回过神来,打了电话给嘉琪。
  “如果我说我爱上你了,你会怎样办?”
  “你是傻了吧。”
  “你说,你会怎样办?”
  “哪有人表白用‘如果’,哪有人在手机里表白。猪头!我在家里,你赶快回来!”说完她就挂了电话。
  我马上进了电梯,急忙的按了13楼。
  “怎样那末快就到了?”
  “我刚就在楼下。”
  “猪!”
  “我爱你。”
  “我斟酌1下。”
  我1把将她搂了过来,说:“给你1秒。”
  “我……”
  我未等她回答就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