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生活情感  »  洪荒少年猎艳录28章

洪荒少年猎艳录28章

作者:来源:人气:加载中

  昊天两人在房里舒服了,可在房外的方钰慧和白灵凤两人备受煎熬,她们听着里面房间传出来的淫声浪语,心中火热,感到自己的私密处一阵湿润,亵裤都打湿了。这时房间里的声音终于停止了,两人松了一口气,她们也知道大姐被昊天征服了,相互对着笑了笑,连忙向房间走去。
  昊天两人紧紧地搂在一起,正说着悄悄话,这时,房门打开了,方钰慧和白灵凤走了进来,对着张嘉怡说道:「恭喜姐姐,找到如此如意郎君,以后我们三姐妹可以永远在一起了。」然后对着昊天说道:「也恭喜夫君,得到如此佳人,可喜可贺啊!」这时的张嘉怡才反应过来:「她是被两女联合暗算的,她们和这个男子早已有了一腿,如今更把自己拉下了水。」想想也是,这周围防守如此严密,怎么可能轻易就让昊天潜进来,而且还暗算了自己,这一定是这两个小妮子干的好事。
  想到这些,她脸色气的发白,想骂她们两人但想到自己刚才在昊天身下的样子,况且她们也是为了自己好,秦天早已不能满足她了,而他刚才弄着自己好舒服啊,因此她也不责怪两人了。方钰慧两人看见张嘉怡的脸色由红变白再变红,知道她已接受了这个事实,只是面子上过不去,她们连忙向昊天使了使眼色。
  昊天看见了,安慰着张嘉怡:「好娘子,你就原谅她们两人吧,他们也是为了你好。」张嘉怡看见昊天都发话了,也不能在无动于衷了,对着两女说道:「两位妹妹,看在你们用心良苦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们,但你们的告诉我,这个男子是谁,他来我们雪山派干什么?」两女听见了张嘉怡的话,显得非常高兴,连忙把昊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她。而张嘉怡听到昊天正是那次在天女派让他们失败而归的男子,此次来就是为了控制雪山派的,眼中异彩连连。两女看见张嘉怡此时的神态,连忙说道:
  「大姐,我们也知道你不是真心喜欢秦天的,他是用你的父母亲威胁你嫁给他的,而且他也不能满足我们,现在有昊天在,他一定能够帮我们摆脱秦天的魔掌的。
  张嘉怡想到当初秦天逼迫自己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丝丝恨意,又想起昊天对自己的温柔,心中一阵甜蜜,便答应了她们,昊天听见张嘉怡答应了自己,显得非常高兴,忍不住抱着她亲了一口。
  方钰慧两女看见了,心中闪过一丝嫉妒,昊天仿佛知道了她们的想法,也抱着她们亲了一下,两女的脸顿时变得羞红,而昊天看着两人的样子,食指大动,下面的兄弟忍不住翘了起来,他刚才考虑到张嘉怡的身体,还没有尽兴,这时的两女不由得让他欲望大增了,于是他对着两女说道:「夫人,我们上床睡吧。」两女也明白昊天的意思,但她们听了一个多时辰的墙角,自己也是欲望大胜,急需要人来满足自己,因此,两女都脱了衣服,上了床。张嘉怡看见三人的样子,那还不知道她们想干什么,脸颊变得羞红。
  昊天看着两女都上了床,他连忙抱住离自己最近的方钰慧,方钰慧看见昊天此时的样子,羞得把眼睛闭上了。昊天看见她闭上了美目,他轻轻地搂过方钰慧的玉颈,凑过嘴去,吻到她鲜艳的红唇上。他趁势把舌头一送,堵住了方钰慧小嘴,只发出一声唔的声音,两条舌头在瞬间就纠缠在了一起,你来他往。
  「唔唔」方钰慧诱人的小嘴发出了迷人的声音,她香甜的津液流到昊天的嘴里,顿时让他欲火大炽,档下的兄弟也腾的一下硬了起来。
  方钰慧的眼神突然从迷离一下子变得清醒过来,离开了他的大嘴,小手抚着胸口,娇喘不已,眼波娇媚地横了他一眼,让他怦然心动。昊天不明所以,她喘了一会气,道:「奇怪啊,怎么会这样呢?你的嘴唇好像多了许多电力,昨天也不是这样啊。」再横了昊天一眼后,然后主动地搂过他的脖子,再次和他吻在了一起。两人顿时陷入了令人心醉魂迷的动人感觉中,再也感受不到外界的任何事。昊天发现她的眼睛充满了迷人的风情,用手紧紧地箍着那两团饱满的肉团,温润滑腻的感觉立时从手里传到了心里。
  方钰慧的双手从他的脖子中滑下来,滑到他的腰间,紧紧地搂着他,让两者之间做出最亲密的接触。昊天放开了方钰慧的一只香乳,抓住她的小手,缓慢的下移,让她握住他最火热的地方,方钰慧突然离开了他的大嘴,吃惊地看着他的巨物在她的手里越涨越大。
  「夫君,你好厉害啊。」


  一直表情温柔的方钰慧突然妩媚地说了这样一句话。
  昊天笑道:「等一下会更厉害的。」
  说完,双手不停地游走于方钰慧全身上下,弄得她浑体发颤,娇躯软弱无力,整个人趴在他的身上,口中娇喘不已,双手也不知该放哪里了?昊天欣赏着面前的这一具雪白的肌体,方钰慧发育非常饱满的香乳中间两点嫣红骄傲地耸立空气中,散发出诱人的风姿,平坦光滑的小腹不积一丝多余的脂肪,解手处滑腻无比,再往下一丛微微沾了些露水的丛林中间隐约透露出一道细细的小缝,一股涓涓的细流从中慢慢的流了出来,温润着外面的密林。
  「夫人,你太美了。」
  方钰慧听到他的夸奖,美美的一笑,随后羞涩地低下头。
  昊天再也忍不住,抱起她的无人可比的柳腰,让她坐在他的大腿上,慢慢的将火热的庞然大物抵在她的蜜穴口,轻轻地摩擦,大嘴同时吻上她的樱桃小嘴,吮吸着她的小香舌。
  方钰慧也情动起来,双手紧紧地搂着他的壮腰,蜜穴紧紧地追着他的庞然大物,力图多增加点摩擦,嘴里也开始发出他听不懂的话来。
  昊天看着她已经被欲望迷失了的样子,连忙对准那让他心动不已的蜜穴甬道,使劲插了进去,一层温暖的液体立即包裹了他的庞然大物,温暖的肉壁一层一层地裹上来,让他感到舒服无比。
  「唔,好涨。」
  方钰慧经受了昊天的大力一挺,蜜穴甬道立刻被撑得露出红纹来,她连忙向后一缩,口中嚷道,「有点疼。」昊天知道这是由于他的庞然大物太大的缘故,不过却不想给她退缩的机会,顺着她的动作使劲再一顶,阳物势如破竹的直插入方钰慧的子宫中,顶到了花蕊,感受到那里的美妙。
  「啊,我的老天,真是太饱满了。」
  方钰慧兴奋地叫了出来,身子也随之一波波地晃动起来。昊天暗道一声好,将庞然大物抵着花心,左一下右一下旋磨起来,立刻把长孙皇后转得两眼泛白,只知紧紧地抱着他,再不会别的动作了。
  昊天也紧紧地抱着她,在这样的坐姿中,两人互相的紧抱,是可以让两人的性器官紧密地接触,而更加深入的,昊天静静的坐着,享受着温暖包裹的滋味,那种舒服的感觉,任何语言也难以描述万一。不过这样虽可稍减欲望,却无法解决根本的问题,不一会,他就轻轻地抽动起来。
  一阵阵地酸痒立刻爬上她的心头,方钰慧不安地扭动起来,昊天把她抱了起来,让她离开自己的身体,但却恰好不让他的庞然大物离开她的蜜穴甬道,只留下龙头还在穴里,然后一松手,与此同时他也向上一顶。
  这一下真是相当深入,硕大的龙头狠狠的直插入子宫后,还余势未尽,再撞上子宫壁,差点把子宫撞开花,但那一波狠狠的冲击却让她一阵颤抖,方钰慧阴关大开,一阵急剧的收缩,泄了出来。
  昊天也感觉到了那一下的美妙,敏感之极的龙头经受如此沉重的撞击,带给他的震慑也是不小,但更令兴奋的是方钰慧那两颗饱满的肉球压上他的身体,然后变形,柔软的感觉充斥整个身体。小泄一番的方钰慧瘫软在他的怀里,享受着高潮的快感,而一松一紧不断开合的蜜穴甬道则更加深刻的感觉到昊天庞然大物的坚挺,带给他俩更深的舒爽。
  方钰慧那一翕一合的蜜穴甬道就好像一只小手般不断的摩擦着他的庞然大物,惹得昊天兴致大发,身子向后一躺,成为男下女上的姿势,然后按着她丰满的臀部滴溜溜一转,使出了他那招还未成熟的斗转星移。粗大的庞然大物紧紧地顶着花蕊磨了一圈,硕大的龙头也随之而擦着子宫壁转了一圈,双重的快感让方钰慧立刻迷失了自他,大声地浪叫起来。
  昊天毫不停息,再接再厉,继续保持着旋转,让方钰慧绕着他的庞然大物转了好几圈,一波波的快感不停地袭来,爽得再也说不出话来,只余下一声长长的尖叫,昊天不等她停下来,再向上一顶,由于受到方钰慧爱液的浸泡而变得更加硕大的庞然大物深深地贯穿了子宫,立时撑得她的子宫口变得更加开阔,方钰慧一声尖叫,美穴甬道开始收缩起来,是另一次高潮的征兆,昊天不等她泄身,猛得向后一抽,连龙头都不在穴里,方钰慧已经彻底迷失在肉欲的欢乐里,身子不由自主地贴上来,那股高潮前的空虚让她分外难受。
  方钰慧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现在双目紧闭,蜜穴甬道漫无目的的在他腿上磨着,寻找着那根能让她享受到极乐的宝贝,昊天悄悄对准方钰慧那迷人的蜜穴甬道,狠命的一插,直入到底,接着不停地抽插起来。


  方钰慧在他一插之下,空虚的感受立刻不翼而飞,代之而起是无限的饱满,一下子就达到了高潮,不过在她还没有泄出来时,昊天的一阵狂抽狂插已经袭了过来,那一股本来要泄出来的阴精顿时被拦住了,就好像奔流的大河般被拦腰截断了,汹涌奔出的大股阴精硬是被他的庞然大物给冲了回去,混杂在一起又倒流回子宫,然后在里面四散奔流。刹那间,无穷的快感从四面八方袭来,将她淹没在性爱的高潮中。
  昊天舒服的叹息一声,刚才实在是太美妙了,连他也想不到会有这种效果的,敏感的龙头也由于逆流直上的而差点把生命的种子洒下,而接下来不停的抽插则使这份感觉越积越多,也使庞然大物涨得更加硕大,达到暴发前的一刻。她停了下来,深吸一口气,将跳动不已的庞然大物慢慢地平息下来,然后一阵狂抽猛插,次次都穿过方钰慧娇嫩的子宫口,直达最深的子宫,然后更是双手一按地,用庞然大物的力量把她举了起来。
  「夫君……你实在……是……太厉害了……厉害……太多了……妾身以后……要你天……天……这样……干人家……」方钰慧上一波快感还未消失,这一阵的抽插又让她享受到了从来没有达到过的极乐,而那最后一挺,让她全身的重量全压在庞然大物上,使得庞然大物在她体内达到最深的地方,几乎把她整个人给插穿了。
  方钰慧感觉到整个人都依靠在昊天这根硕大的庞然大物上,整个身体就只剩下这一根让她得到极乐的庞然大物,没有了它,她将再也快乐不起来。
  「嘿嘿,夫人知道我现在的厉害了吧。」
  昊天抱着方钰慧绕着屋子转了起来,每走一步,庞然大物就在她体内顶一下,她纤细地腰肢被他搂得几乎折了,上身向后无限的仰起,而下体则始终不离他的的庞然大物。
  方钰慧几乎除了快感之外就再也感受不到任何事情,心中只剩下昊天那根深入她体内的庞然大物在她身体中左跳右跳,带给她无穷的快乐。他越走越快,最后几乎跑了起来,而庞然大物在方钰慧体内的颤抖也随之而剧烈,终于这样的摩擦也不能满足他越来越强烈的发射的欲望,他「砰」的一声,把她抵到了墙上,用身体狠狠的压着她,一下一下地抽动,用龙头的棱狠狠的摩擦着她的美穴甬道,让一波波快感不停地传来,一波还未消失,另一波已经接踵而来。
  庞然大物一次又一次地直捣进去,一次又一次地顶在方钰慧敏感的子宫壁上,刹那间就是几百下,每一击都以能把她击穿的力量,又一次又一次地抽出来,一次又一次用龙头的棱角狠狠地刮着美穴甬道,每一次似乎都把她的心都带了出来。
  方钰慧就要这样疯狂的刺激下,不断的攀上一个又一个高峰,一波波地高潮涌来,弄得她晕了过去,但随即又被下一波波高潮给唤醒来,就要这样不断的晕过去又活转过来之间,终于魂飞天外,再也无法作出任何动作,昊天也大吼一声,将精华射到了她身体的最深处,一股股冲击将方钰慧送上另一波令她自己难以想像的顶端,直到他出来也没有从中回过神来,更不用说有什么思想了。
  然后他把已经舒服得晕了过去的方钰慧抱回了床上,盖好了被子,看向了旁边,这时的两人早已被他们刚才的激情弄得欲望大增,用手不断地安慰着自己。
  昊天看着他们的动作,笑了笑,连忙把旁边的白灵凤压在了身下,双手缓缓的爬向了美人那高笋的双峰,轻轻的抚摸了起来,昊天大手的爱抚之下美人山峰上的玛瑙迅速的挺立了起来。
  「嗯……」
  白灵凤心中的情欲被昊天那熟练的挑逗,弄得她现在满脸的春情,眼中散发出水汪汪的神情,这时候的她冲满了妩媚,诱惑。到了这个时昊天再也忍受不住欲望的火焰了,下身的巨龙随着欲火的燃烧笔直的挺立了起来,紧紧的贴在了美人的小腹之下。
  昊天仔细欣赏着眼前的美景,眼睛一会儿看看白灵凤的俏脸,一会儿看看她的酥胸。感到昊天灼热的目光,白灵凤呼吸加重了。雪白丰满的山峰随着白灵凤的呼吸在她无限美好的趐胸上颤巍巍的抖动,上面两粒樱红的玛瑙如新剥鸡头,又似鲜艳夺目的红宝石,看得昊天心动不已。一圈小小的鲜红的乳晕在洁白如玉的乳皮衬托下更显得美丽夺目。
  望着粉光致致的娇躯,他也不禁发出由衷的赞叹,真是造物主完美的杰作!
  白晰的肌肤还是那么的娇嫩柔滑,吹弹得破的冰肌玉肤下面,隐隐约约有似有光泽在流动,触手又是如此的富有弹性,焕发出一股妩媚诱人的风韵。他激情地在美少妇挺拔坚实的山峰投下了一连串火热的吻,痒丝丝的感觉让白灵凤舒服的呻吟了出来。当他灵活的舌头扫过悄然挺立玛瑙之时,白灵凤更是娇躯轻颤,高吟低唱。


  同时昊天的双手也没闲着,慢慢的滑向了美人下身的花园之上,抓捏挑揉,一下一下用力的揉捻着花园上方娇艳迷人的花蕊,微闭的花瓣渐渐绽开,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蜜穴,在它的上面还渗出丝丝的蜜汁。于是他的指头转移阵地,轻轻的抚摸感受着那里的柔软与滑嫩,不时还伸到的里面轻搅一番。
  昊天霸道高超的挑情手段让美人的情欲高涨到了极点。白灵凤感到自己的是如此的空虚,急需东西来填满那瘙痒的蜜穴。她娇吟一声,勉力地睁开满溢春情的秀眸。在如此诱人的娇吟声中昊天心中的欲火在也无法忍主了,看着美人羊脂白玉般毫无瑕疵的美丽肉体,胯下的兄弟愈发的坚挺,笔直如出鞘的利剑,昂首仰望四方。
  这时,昊天的手指已经作了开路先锋,率先探进了美丽的桃源洞府。在那里进进出出地开拓着。他感到自己的手指被层层温热柔嫩的肉膜紧紧包裹,几乎要溶化一般。昊天看到身下的美人已经陷入了欲望之中,在也没有什么顾及了,掰开美人的双腿,露出了美人那湿淋淋的花园密地,看这花园中流出来的汁液,闪闪发亮,滋润的花园上方的小草在此刻都显得有些茁壮。
  白灵凤看到昊天对着他下身的花园猛看,心中一阵阵的娇羞,花园中的蜜汁也好像感受到了她的心情愈发的多了起来,床上的被单都被这突如起来的蜜汁打湿了一片。昊天看到这里欲火在也忍不主,他提枪上马,把他那硕大的巨物轻轻的顶在了花园的入口之处,在汁液的滋润之下巨龙没有废多大的力气就深深的滑如了美人那紧凑,火热的密道之中,密道里的肉膜感觉到了外来着的倾入,疯狂的开始挤压。
  昊天享受着那密道几乎要把他融化的感觉,在欲火的催追之下巨物缓缓的在美人的花道之间活动了起来,那销魂蚀骨的感觉像海浪一样随着巨物慢慢的深入,传入了昊天的心中。
  白灵凤此时感觉到巨龙的深入,顶到了她的花心之上,从最敏感的花心传来阵阵奇异的快美电流,让白灵凤的粉颊桃红,艳丽无匹神情动人心魄。只见她星眸半闭,眼神迷离,口鼻中发出媚惑异常的咿呜声,双手抱住昊天的虎腰,娇美的胴体向他挤压碾磨,纤腰香臀更是不住地轻扭。
  「嗯……」
  昊天感到身下美少妇的动作以后,巨物的动作愈发的快了起来,好像上了发条的机器一样,快速的冲击着身下的美人。这样的冲击好像并没有让美人感到极限,于是白灵凤开始开始试着挺动美臀,让巨物和下身相摩擦,给她带来更大的快乐。
  昊天看到美人的动作心下暗笑,看来不给这个美人一点厉害她还真不知道天高地厚呢?他开始扭动虎腰,让巨大的阳物作起活塞运动。这下,美人高兴地迎合起来,不知高低地耸动粉臀,花园逢迎着他的。
  昊天的速度和力量让抽出都带出大量的蜜汁以及里面鲜红的嫩肉,进入时则将粉红娇嫩的花唇一起塞进秘洞。这下,白灵凤可尝到痛并快乐的滋味了,既痛苦又快乐的奇异感觉让她发出不知所措的娇吟浪哼,柳眉不时轻蹙,「相公,轻点……嗯……好……」在昊天的迅速抽动之下,白灵凤的花道中里传来的阵阵酸养酥麻的快感,鼻息咻咻用力地摇着她的粉臀,美妙地呻吟着:「啊……好舒服……啊……好美……啊……」昊天看着白灵凤竟变得这般地骚浪,巨物更是大力地着,双手不停地揉抚着她丰满的乳峰,手指轻弹慢捻着乳尖上的乳珠。昊天将她的香臀抱紧,深吸一口气,花道里的巨物顿时暴涨,直顶得她美目翻白。他将自己的巨物在白灵凤的花园里又快又狠地插起来,结实的小腹不停地撞击着雪白的耻丘,发出啪啪的响声。
  「呜……进来了……呜……到肚子……里了。」「啊……」白灵凤此时以及完全的陷入了情欲之中,拼命地扭腰摆臀,四肢像八爪鱼般紧紧缠住龙天宇的身躯。她只觉得密道被插得火热,眼冒金星,整个人美得骨酸肉软,颤栗得灵魂出窍,神游太虚。昊天一口气狠命干了几百下,就发觉白灵凤的密道里像抽搐般的颤动,汁液更是泉涌,使得巨物在里面抽动时都发出唧唧的声音,而她粉嫩的花心慢慢张开,将巨物的前端包裹起来,时松时紧地吸吮起来,让昊天感到全身异常的舒畅。
  昊天俯身下去吻上了白灵凤不住娇吟的小嘴,将舌头伸了进去。白灵凤像是抓了一根救命稻草般,死命地吸着他的舌头。他感到白灵凤的香舌变得阴凉起来,知道是时候给她最后一击了。他猛的将虎腰一送,粗大的巨物整枝没入温软湿热的密道之中,巨物的顶端深深探进花心,边搅边扭。


  「啊……死了……」
  只见白灵凤娇躯狂震,四肢死命地缠住昊天,一双纤纤玉足绷得紧紧。她感到自己的三魂六魄都被这几下给干散了,整个娇躯就像爆炸了一般,浑然不知身在何方。花道深处暖洋洋的似要融化,想要大声叫唤,偏生被昊天堵住嘴,只能在鼻子里发出一阵阵的浪哼。
  昊天感到包住巨物的花心猛烈地张缩,居然产生出像涡旋般的吸引力,阵阵趐麻袭上心头,害得他差点就城门失守,精关大开了。他忙狂吸一阵白灵凤樱口中的玉液,稳住摇摇欲坠的阵脚。
  白灵凤只感到插在密道里的巨物越发的炽热,禁不住全身的酥麻酸痒,纤腰一弓,鼻中发出荡人心魄的颤吟,一股股温热腻滑的阴精便喷薄而出,将昊天的巨物层层包围。泄身之后,白灵凤整个娇躯软瘫下来,只有酥胸急剧地起伏,带动那对浑圆高挺的山峰颤颤巍巍,一张红艳艳的小嘴则不住的张合,吐气如兰,星眸迷离,粉颊潮红,显然没有了再战之力。
  这时昊天连忙把目光转向了一旁的张嘉怡,张嘉怡经过一会儿的休息,体力已经恢复了一些体力,再加上她看了两场活春宫,媚眼如丝,已忍不住在一旁用双手自慰起来。昊天看着张嘉怡的动作,他热血贲张,再也忍不住连忙走了过去。
  昊天把她抱离床上,然后左手抱起她的右腿,让其一脚着地,一脚悬空,两条雪亮的大腿完全已经打开,雪白丰腻的翘臀裸露了,微隆的肉丘暴漏了,浓密的阴毛显露了出来,那神秘的留在点点津液的阴道也阴毛的掩饰下,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登场了。
  张嘉怡那如云般的乌黑长发四散开来,白玉的额头,两条细眉,一双美若星辰的眸子,带出欢愉而又不安的神情;微微高挑的鼻子,性感的嘴唇,圆滑的下颌,和雪白的香肩,无不美至极点诱人心动,当真倾国倾城之色,闭月羞花之容,尤其是那一对高耸雪乳,极为丰满滑润,白嫩嫩、娇滴滴、水灵灵却极具弹性,在微微的颤抖着,双峰峭立、浮沟分明,线条格外的柔和,乳肉格外的洁白,光滑细嫩的乳肉闪动着湿莹莹的光泽,尖尖的大红樱桃高傲地向上翘起,犹如漫天白雪中的两朵怒放的红梅傲然屹立在耀眼的阳光下,鲜红色的蓓蕾象两粒樱桃般可以让任何男人忍不住要咬上一口;下面是盈盈一握的小细腰,完美的线条向下延伸和那嫩白丰挺的臀部形成两道美丽的弧线,可爱的玉脐镶嵌在平滑的小腹上;再往下看,黑色茂密的森林暴露无遗,柔软乌亮的浓密阴毛在明亮的阳光下丝丝可见,那令人喷血的茸茸草丛中的迷人花瓣若隐若现,羞答答的躲在美丽的花园中,但穴口却淫水潺潺,一丝丝爱液竟然不停外流。
  真是绝色美少妇啊,昊天再也忍不住了,他一伸手拖着张嘉怡的玉臀,将她整个人直直的举起,而张嘉怡双腿一弯,死死的夹着昊天的腰身,一下子就夹得稳稳的,可是这么一来,她的臀部距离昊天的跨步就有了一定的距离,她陡然感觉到那巨大的庞然大物一下子就顶在了她潮湿的阴部,她连忙平心静气,等待着庞然大物插入的那一刻,可是那庞然大物却甚是调皮,总是在她的阴部周围上下的触碰着,就是不肯能破门而入,这么一来,不是庞然大物抽插她,张嘉怡反而感觉是自己坐在一根巨大的棍子上面,她有心想趁机下滑,可是昊天的大手死死的托着她的翘臀,让她一动也不能动,只是感觉到那巨大的庞然大物在她的阴部周围不断的摩擦着,张嘉怡心里又是羞又有些着急,甚至于期盼。
  昊天只觉怀中的张嘉怡吐气如兰,娇靥若花,一股美少妇特有的体香沁入心脾,胸前紧贴着两团急促起伏的怒耸乳峰,感到那无比丰满的柔软乳房上两点可爱的坚硬凸起,他热血上涌,双手托着张嘉怡紧绷的屁股,让她的乳房上升到自己大嘴的地方。而昊天本能的用嘴轻含着肥美高耸的乳峰,贪婪的张开嘴,一下一下的吞吐着乳房,长舌不停地搅动着充满生机的乳头。
  他宽大的手掌也已不再安于继续浏览张嘉怡的丰臀,食指和中指合在一起,指尖微勾,轻轻的插入了桃源溪洞里,张嘉怡丰满的娇躯一阵轻微地颤抖,一阵红潮涌上了粉面,昊天将湿淋淋的手指从那潮湿泥泞又微微颤抖的阴道里抽了出来,丝丝津液藕断丝连,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晶莹剔透的诱惑光芒。昊天轻轻用右手拨弄着张嘉怡那迷人的鲜贝般花瓣似的阴唇,粉红色的阴唇向外翻开,露出了花穴中间的那淫媚撩人的小洞儿,他一下子就找到了敏感的阴蒂,手指捏住阴核,不断揉捏把玩着。张嘉怡全身如遭电击,被昊天在两个好姐妹之前如此玩弄自己,她心中羞涩无比,就觉得阴道内犹如无数个花蕊在轻轻拂过一样,又是酸痒又是空虚,阴道一张一合,爱水犹如泉涌一般,将昊天整个手都弄得湿淋淋的,而她只能紧紧的抱着昊天的脖子,在昊天的挑拨下,身体的反应越来越强烈,让她生怕自己会忍不住叫出声来,她珍珠般银牙拼命的咬着鲜红的嘴唇,控制着自己不要尖叫出来。


  昊天右手母指按着阴核,中指一下子插入张嘉怡那早已湿滑的娇嫩阴道内,不断抽插挖动,张嘉怡被弄得娇喘连连,那越来越强烈的快感,让她简直无法继续保持沉默,她多么想放声的大叫,纵情的高歌,在大叫中释放心中的激情,在高歌中发泄越燃燃强的欲望,她低声的急促的断断续续的说道:「我……我……夫君……受不了……快给我……」昊天嘿嘿一笑,说道:「好的,既然夫人这么说了,那么我就照办就行了。」说着昊天庞然大物已经顶在张嘉怡的小洞口,巨物的顶端始终顶着花穴口,而张嘉怡的娇躯则不断的扭动起来,增加了两人生殖器的磨擦,只见昊天一手揽着张嘉怡的腰肢,一手则用磋柔着白仪凤硕大的丰乳,巨物紧顶在阴道外。
  这要命的顶磨和抓乳让张嘉怡的小穴瘙痒难耐,娇喘连连,双手用力的恰捏着昊天的后背,她的阴道已经被昊天手指弄得十分湿滑,加上此时与昊天的庞然大物长时间的磨擦,阴道更是滑腻无比,一寸多长的庞然大物渐渐挤入湿滑紧密的蜜洞,粉嫩的小穴,娇柔的阴唇被硬生生的分成了两半,和巨大的黑亮巨物紧紧的包夹在一起,张嘉怡感觉下体涨得难受无比,一股股淫水不自觉的从她的嫩穴内流了出来。
  她连忙娇吟道:「求你……求求你……啊……你那个太大了……轻点……」张嘉怡娇媚之极的消魂求饶声让昊天更是按捺不住欲火,当即把那根又粗又大又硬的宝贝对准如同处女般娇嫩紧窄的花穴口,用力的扭转着巨物,想让巨物醮着湿滑的爱水快点没入阴道中。
  「轻点……不要了……真的……好大……」
  张嘉怡娇呼着,她感觉到那异于常人的庞然大物,而自己紧小的阴道虽然已经经受过一次他的庞然大物,但这次插入仍然感到很大。她双手撑着,尽量让自己的翘臀抬起,让自己的花穴口能够再张得大一些,让昊天雄壮的巨物更够更加便利的插入进来,顶到了最深处。昊天感觉到她的动作,连忙屁股一抖,硕大的庞然大物「啵」的一声,应声而入。
  「啊……」
  虽然张嘉怡心中有所准备,可是庞然大物进入阴道之后,那异乎寻常的充实感,仍然让她放声高歌,嘴巴里不断的吐出兴奋的呻吟声,张嘉怡那千娇百媚火热烫人的阴道被硕大的庞然大物逼迫得张大到极限,庞然大物的每一寸都被火热的嫩肉紧紧地缠夹着,紧箍在那幽暗的娇小阴道内。她雪白的屁股,就在庞然大物入洞的那一刻,被这根无比粗长的巨物从床上顶了起来,形成翘起雪臀临空挨插的尴尬局面,张嘉怡羞红着脸抬头看去,只见自己粉嫩的阴埠被昊天的庞然大物顶得高高隆起,充满爱液的粉红色小穴和穴处那暗灰色的庞然大物一红一灰相得益彰。
  在她愉悦的呻吟中,昊天不再抽动肉棒,只是用巨物轻扭慢擦,如蜻蜓点水般的伸缩点击着张嘉怡的花心,从最敏感的花心上传来阵阵奇异的电流,让张嘉怡艳丽无匹,散发出动人心魄的少妇风姿,只见她星眸半闭,眼神迷离,口鼻中发出了媚惑异常的「啊啊」声。
  渐渐的,张嘉怡感到这样的动作不再满足了,开始试着挺动美臀,巨物和花穴的摩擦,给她带来更大的快乐。昊天知道张嘉怡已经适应了自己的庞然大物,开始扭动虎腰,让他的庞然大物作起了活塞运动。这下张嘉怡高兴地迎合起来,不知高低地耸动粉臀,阴户逢迎着昊天的抽插。
  昊天见状加快了进出的速度和力道,每次巨物抽出都带出大量的淫水,以及里面鲜红的嫩肉,插入时则将粉红娇嫩的阴唇一起塞进秘洞,这下张嘉怡可尝到痛快的滋味了,既痛苦又快乐的奇异感觉,让她发出不知所措的娇吟浪哼,柳眉不时轻蹙:「啊……轻点……啊……好……」昊天起劲地冲刺着,双手邪淫地捏揉着张嘉怡的那对柔滑的乳峰,问道:
  「宝贝儿,怎么样?舒服吗?」
  张嘉怡禁不住她阴户里传来的阵阵酸痒酥麻的快感,鼻息咻咻用力地摇着她的粉臀,美妙地呻吟着:「啊……好舒服……啊……好美……啊……」昊天瞧着张嘉怡被挑起欲望后,竟变得这般地骚浪,巨物更是大力地抽插着,双手不停地揉抚着她丰满的乳峰,手指轻弹慢捻着乳尖上的乳珠,张嘉怡将她柔嫩而又弹力惊人的纤腰不断地扭摇,口中忍不住浪哼出声道:「啊……好酸……好痒……用力……深一点……啊……用力……」昊天将张嘉怡的香臀抱紧,深吸一口气,猛烈的抽插起来,直干得张嘉怡美目翻白。他将自己的庞然大物在张嘉怡的花穴里又快又狠地插起来,结实的小腹不停地撞击着雪白的肉丘,发出啪啪的响声。


  「啊……又长了……插到……子宫里……啦……」张嘉怡发出了一声尖叫,拼命地扭腰摆臀,她只觉得阴户被插得火热,眼冒金星,整个人美得骨酸肉软,颤栗得灵魂出窍,神游太虚。
  昊天一口气狠命干了数百下,就发觉张嘉怡的阴户里像抽搐般的颤动,淫水更是泉涌,使得巨物在里面抽动时都发出唧唧的声音,而她粉嫩的花心慢慢张开,将自己的庞然大物包裹起来,时松时紧地吸吮起来,让昊天感到全身异常的舒畅,他顿时更加卖力的干了起来。
  渐渐的,张嘉怡娇躯狂震,她感到自己的三魂六魄都被这几下给干散了,整个娇躯就像爆炸了一般,浑然不知身在何方,子宫处暖洋洋的似要融化,开始大声的欢呼着:「啊……快……要丢了……我……我要死了……」昊天感到包住龟头的花心猛烈地张缩,居然产生出像涡旋般的吸引力,阵阵酥麻袭上心头,害得他差点就城门失守,精关大开了。他连忙稳住心神,闭上眼睛,细细享受着这嫩穴带来的快感。张嘉怡只感到插在阴道里的大肉棒越发的炽热,禁不住全身的酥麻酸痒,纤腰一弓,鼻中发出荡人心魄的颤吟,一股股温热腻滑的阴精便喷薄而出,将昊天的庞然大物层层包围起来,昊天感觉到自己的巨物似乎都在这激射的炙热爱水中融化了一般,飘飘欲仙,爽快到了极点……云雨过后,昊天惬意的躺在方钰慧那水红罗帐锦绣床上,而张嘉怡已经被昊天折腾了大半个时辰,身子也丢了三次之多,现在浑身酥软,身子柔嫩的像一团水似的,昏睡了过去。昊天把昏了过去的张嘉怡放在了方钰慧身边,帮她们盖好了被子,自己也躺了下去。昊天看着旁边熟睡着的三女,想到自己只用了几天就已经把她们完全征服了,心中一片得意,不一会儿,他也抱着三女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