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生活情感  »  御美逍遥第63-64章

御美逍遥第63-64章

作者:来源:人气:加载中

  是的,没错!在香榻上方子期与云玉瑶那激烈的「大战!」早已惊醒了昏睡在旁的向晴!耳旁传来母亲的娇吟声和方子期浓重的喘息声,傻子都听得出来他们在干什么!向晴的小脑袋此时一片空白!自己的母亲竟和自己的爱郎在她身边做那羞人之事,她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她该以什么样的态度面对他们呢?是怨?是恨?向晴不清楚,也不知道!这两个人都是她最爱的人呀!她现在也唯有继续装昏睡了。不过,她还是忍不住美眸微微睁开一丝缝隙,娇首微侧,偷偷着瞄着方子期他们俩!向晴的这一小动作自然没有引起沉浸在欢欲的那二人的怀疑!他们正享受着彼此的快乐!
  此时,方子期终于得到梦寐以求的美艳师娘,很是兴奋,况且向晴就昏睡在一旁,更添一股禁忌快感!当然了,方子期不知道向晴已经醒来,不然,搞不好他会更加的兴奋!但见,方子期双眼喷火的翻身将云玉瑶按在香榻上,埋首在她的玉峰之间,接连吻了几回,两手捧住饱满,来回揉搓。下身依然勇猛挺动,云玉瑶嘤咛几声,伸手想推,却没半点力道,欲拒还迎,一双饱满还是任他品尝,弄得她身淌汗,羞怯地唔唔娇吟,雪白的大胸脯给方子期着意施压几下,早已慢慢挺了起来,云玉瑶娇喘连连,香闺里回荡着中人欲醉的呻吟声。她越喘越急,声音越是模糊,玉峰在方子期的催逼之下,那淡红色的尖端突然一颤,无比诱人!
  这一场云雨之欢,方子期干得格外兴起,虽然之前将向晴送上巅峰两次,却依然勇猛无敌!他抱着云玉瑶的美腿猛烈抽送,出入之际水声啧啧,不绝於耳。
  云玉瑶满脸羞涩,两手直抓着被褥,还是稳不住身体,被方子期强有力的冲击,冲得前后乱震,两颗美乳甩个不停。
  云玉瑶眼波盈盈,羞赧难当,拼命摇着头,喘道:「要升天了,你坏……」看来,云玉瑶是彻底的沦落了,什么相公、什么女儿,通通抛到脑后,享受此时的快乐才是真的!此刻,她喊归喊,身体的反应却是两回事,享受着湿软柔韧的女体,当真是舒爽难言。
  顺势将美艳师娘压倒,把头向前凑去,狂吻她的樱唇。
  云玉瑶被方子期压着,身体仍像鱼儿般拼命跳动,发着唔唔嗯嗯的急促鼻音,回吻着方子期的同时,一双手按牢了他的背,腰枝颤了几下,此时一切的言语都是多余的,方子期离开美丽师娘的小嘴,从她的额头吻起,她的眼睛、小鼻子、雪白的粉颈都留下了方子期激情的热吻;在她诱人的胸部,方子期的嘴唇做了短暂停留,舔、扫、咬、吮等诸般武艺一一使出,云玉瑶立时口中嘤嘤有声,娇躯也轻轻颤抖了起来,看着云玉瑶如此失态,方子期心中大乐!挑逗也是一门艺术啊!
  方子期一直将美艳师娘吻吮、挑逗得娇哼细喘,轻颤,美眸迷离,桃腮晕红如火,冰肌雪肤又开始灼热起来,下身玉沟中已开始湿滑了,方子期这才抬起头来,吻住美眸轻掩的那娇哼细喘的香唇一阵火热湿吻。云玉瑶不禁再次丁香暗吐,嫩滑的玉舌热烈地与方子期缠绕、翻卷、如火如荼地回应着。方子期的魔手又回到了那两个坚挺的,双手的食指、中指和拇指,各捏住一只,缓缓地捻动起来,上面边捻弄,下面也苦插,速度不快,很有节奏。云玉瑶顿时如那百爪挠心的刺激,刚刚缓和一些,两只、开始骚动起来,它竟像两根琴弦一样,奏出了热情,奔放,慷慨,激昂的乐章,震撼着全身的每一根神经,使周身的血液立时沸腾起来,本来就不平静的五脏六腑,又掀起了暴风骤雨!在方子期的逗弄下,云玉瑶口中娇喘吁吁,还不时还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舐着微张的樱唇,彷佛十分饥渴一般。云玉瑶泛红的肌肤布满了细细的汗珠,更显得晶莹如玉,纤细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摆动,正在迎合着方子期的爱抚,浑圆笔直的修长美腿,一张一合的缓缓夹缠,似乎还在享受那无边的快感。
  此时,躺在他们身旁装昏睡的向晴心情很复杂!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她的心很乱!看得出,母亲现在很快乐,那绝美容颜上展现的笑容是向晴从没见过的幸福!那是自己的爹爹给不了母亲的幸福!同时,她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母亲那内心的欲望一旦激发竟如此巨大!这简直跟平时判若俩人!可细细想来,又在预料之中!这些年来,爹爹只顾着自己的天山派和武功修为,雄心勃勃,忽略了母亲,忽略了自己!但这些都不是让向晴陷入两难的真正原因!真正让向晴如此纠结的是楚倩那件事情,那是向剑南亲手把自己女儿心中那高大的父亲形像给毁了!


  真让从小心底善良的向晴受不了!所以而今向晴才会如此难以抉择,否则早把方子期给踢出去了!能让他在自己的母亲身上为所欲为!「也许,这样才是对母亲最好的吧!」向晴默默的想到!这算是变相的原谅吧!谁知道呢?
  此时,方子期和云玉瑶哪里知道向晴的复杂心思啊!他们正忙的「不亦乐乎」呢!云玉瑶在方子期的挑逗下,根本不知自己何时已开始无病呻吟了,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哀婉悠扬、春意撩人,她只是星眸暗掩,秀眉轻皱,樱唇微张地娇啼声声,好一幅似难捺、似痛苦又似舒畅甜美的迷人娇态……第64章母女(完)一场大战终于到了最后关头了!云玉瑶贴着方子期,连连娇吟。方子期看她神色如痴如狂,又感到深受磨蹭,一阵剧烈快感传来,紧紧抱住美艳师娘,再度喷出了大量那啥,云玉瑶娇小的下身再次满溢无尽的快感!
  几度缠绵过后,一番缱绻温存,方子期和云玉瑶达到快乐的巅峰后,相拥倒在香榻上,娇喘连连,气喘吁吁!方子期喘着粗气抚爱着云玉瑶那雪白肌肤,替她盖好被单,望着她甜美的容颜,心中不禁充满爱怜之情和夹杂着自豪之情。他抱着美艳师娘的柔软的身子,光滑细嫩的肌肤,晶莹如玉,温软似绸,轻盈体态,千媚百娇,幽香扑鼻。阳光已经透过窗帘轻柔的照亮着房间,四周静悄悄的。这一切如梦如幻,方子期犹在梦中!如果不是怀中抱着佳人,他还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他真的上了自己心中最想得到的美艳师娘了!
  云玉瑶就在方子期身旁娇喘,她的吐气如兰吹拂得方子期耳朵十分舒服,曼妙美好的娇躯贴着他的身躯,他条件反射的大手搂上少妇的柳腰,在云玉瑶丰满翘挺的美臀上抚摸揉搓两下,突然,见云玉瑶没有反应!方子期扭头一看,却见云玉瑶那那俏脸上一颗晶莹的泪珠无声的滑落!楚楚可怜,小嘴喃喃道:「我不是好女人,我不是好女人……」方子期顿时慌乱了!他从来还没有看见云玉瑶那失魂落魄的样子!方子期知道师娘开始后悔内疚了,这时候方子期脑袋异常好使。一定要趁此时突破云玉瑶脆弱的心里防线,将云玉瑶彻底拿下,否则之后绝对没机会了!
  「好师娘,我永远都爱你要你的!永远也爱不够要不够的!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就不要自责了」方子期真诚的说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安抚云玉瑶的方子期,让她从那股愧疚感走出来彻底的投入方子期的怀抱!不过云玉瑶还是还是不说话,就这样侧身躺着,美眸迷离看着方子期,心中思绪万千!我怎会这样,鬼迷心窍了!不过听道方子期的表白和浓浓爱意还是让她心中不由得一阵悸动和小窃喜!
  他说他爱我!云玉瑶不由得小心肝「噗嗵、噗嗵!」的跳!她想起一个月前的种种,陡然发现自己内心深处竟对方子期有些依恋!
  什么时候!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对他有了牵挂,难道是那次失身于他开始的吗?看着眼前的方子期突然无一丝温柔划过她的眼眸,但转瞬即逝,有些软软道:「我们真的不可能的!」话语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哀伤,不说别的,自己要跟方子期在一起,女儿那关就过不去!方子期则不然,从云玉瑶的言语中他看到了希望!
  趁热打铁,方子期要彻底打进云玉瑶的芳心!他抚摸揉捏着云玉瑶那雪白娇挺的丰满,再次亲吻住她的樱桃小口,纠缠着她柔软滑腻的小舌吮吸着,交换着彼此的津液,雄风再起,蠢蠢欲动。「你是我爱的的人,师娘!」说着方子期再次亲吻上美艳师娘的樱唇,舌头径直探入进去缠绕住她柔软滑腻的小舌,恣意吮吸着她甜美的津液!
  云玉瑶感觉自己内心深处越来越喜欢这个坏坏的小坏蛋了。也越来越迷恋这种暧昧禁忌的不伦恋。也越来越沉沦这样的感觉。但是她不能!她的身份,还有,她的女儿…但是对于方子期的挑逗使她不禁粉面绯红。眉目含春的。云玉瑶实在不知道自己还能够抵抗住方子期多久。他的湿吻。他的抚摸。他的侵袭。他的骚扰。已经使她心慌意乱心猿意马。饱尝了暧昧禁忌的快感,婚后十多年了,和丈夫聚少离多,早就没有了激情和快乐,自从遇到了方子期的那一次后,却屡次三番的被这个命中注定的冤家湿吻抚摸揉搓骚扰得春心萌发,春情荡漾,她此时娇喘吁吁,玉体酥软,勉强着紧紧夹住双腿,两腿之间早就已经春潮泛滥。泥泞不堪了。
  云玉瑶此刻的样子更加诱人产生征服之感,只见她脸蛋儿含羞微偏,眸子里水汪汪的,媚眼如丝地似乎瞪方子期了一眼,那一眼的风情,满溢着似水柔情,尤其平常整整齐齐挽髻的秀发,经过了刚才方子期的蹂躏,此刻飘飘然地洒落下来,半遮半掩着那欲语还羞的娇美脸蛋,益增艳媚;那雪白皎洁、完全没有一点儿缺陷的莹白肌肤,早已染上了贲张的娇媚晕红;那绝美的玉体似乎透着莹莹玉光般好看,似有若无的,更衬出了云玉瑶巧纤细的美妙曲线、柔若无骨的仙肌玉体;尤其最惹人注目的,是那对微微颤动的丰满玉峰,此刻正几乎毫无掩饰地高挺着,不但丰腴圆润,而且硕大,融入那完美的娇躯,峰顶的两颗樱桃红红地挺立着,似绽未绽、欲凸未凸,彷佛正等待着方子期的再来采摘般,粉红的樱桃在雪白光润肌肤的衬托之下,更显诱人;而云玉瑶那双丰满浑圆白皙修长的玉腿呢?


  一双诱人长腿,正含羞带怯地轻夹着,想将美妇那刚刚红杏出墙暴露人前的玉门掩着,半透光的纱衣、白里透红的肌肤,将那一小丛莹然生光的乌黑冶媚地衬托出来,一双玉腿诱人含羞的轻夹,更教看着的人魂为之销,却不知道在这轻薄纱衣之中,美妇的身子更是如此的巧夺天工,竟如此娇媚的令人发狂?看来玉娄裸的未必真美,反而半遮半掩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朦胧美才是最诱惑人的。方子期忍不住肆无忌惮地搂住了云玉瑶的柳腰。方子期似乎又火起了!
  对于方子期的心思,云玉瑶哪能不知呢?尽管她内心一万个愿意,但是疯狂之后的云玉瑶理智又重新占据上风,此时的云玉瑶缓缓挣扎开方子期的怀抱,尽管那怀抱很让人迷恋,她的绝美容颜不再是冷冷的了,而是带着一种方子期从未见过的温柔,那种温柔方子期在向晴那感受到过!好温暖!
  云玉瑶樱唇微启,对方子期柔声到:「子期,我们错了一次,就不能一错再错了!我们真的不可能的!」云玉瑶说完,美眸黯淡,原来,她也是舍不得啊!她也是有感觉的呀!
  当方子期听到云玉瑶叫他「子期」时,他的心狠狠地颤了一下,直到听完云玉瑶的话,方子期突然从心中升起一股怒火,对云玉瑶低吼道:「不可能?为什么不可能?我们刚才不是把它变成可能了吗?不,是一定!」到了最后,方子期隐隐有些疯狂了!云玉瑶面对方子期无言以对,任由晶莹的泪珠滑落,心里复杂无比,她想断,却永远断不了!
  「可以的,一切都可以的!」
  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想起,向晴不知什么时候坐起来了,她伸出玉手,从背后环抱着云玉瑶柔声继续道:「娘,你们可以的!」云玉瑶和方子期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顿时手足无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