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越来越强烈的渴求

越来越强烈的渴求

作者:来源:人气:加载中

  南越的主人,是不高兴住在一所现代化的洋房之中的。他住的那所大宅,已有超过四百年的历史。是明朝一个大官,传说,大官宦囊丰富,一生之中,搜集的奇珍异宝极多,在亲自督造这所巨宅之际,造了一个十分隐秘的密室,把所有的奇珍异宝,价值连城、可以供来作造反之用的大批宝贝,藏在这个密室之中。
  而现在这座大宅子的主人,也恰好发现了密室。他期待一口箱子,一个柜子,或者是一尊大肚佛像,在佛肚子之中,藏满了珍宝,诸如此类。可是在那密室之中存放的仅仅是一张椅子。
  是的,那东西就是一张椅子。作为一个商人,南越主人想要将它买出去,而也正有人在打它的主意。也正因为这样,所以原振侠才会有机会来造访南越。原振侠又怎么会和南越发生关系的呢?这中间当然是有桥梁的。
  那一天傍晚,原振侠从医院下班回来。
  医院离原振侠的家不远,走上十分钟,过了一座桥就到了。只是就在那座桥上,他看到一个女人。
  一位秀发垂肩的丽人娜多姿迎面而来。原振侠心神虽全放在玛仙身上,亦不由本能地对她行注目礼,弯曲的眉毛下,明亮深邃的眼睛更是顾盼生妍,闪着一点水样光芒,如深潭迷雾般蒙蒙迷离,给人一中难言的刀锋一般的冰亮美态,蛮腰一捻,出尘脱俗。姿容比虚夜月和庄青霜还好,直追秦梦瑶,早惹得路人纷纷驻足打量。尤其她单身一人,令人倍添遐想。
  原振侠大奇,加此美女,怎么一个人站在桥边。那女子直往原振侠走来,到了五步许处,抬起俏脸,星眸一亮,紧盯着他。
  原振侠大奇道:「小姐认识我吗?」
  美女笑道:「我是专靠捕捉被通缉的采花大盗归案赚取悬赏生活的猎头人,乖乖的跟奴家去吧!」原振侠失声道:「甚麽?谁说我是采花大盗。」两人站在路旁,一个风神俊朗,一个美艳如花,引得路人停了下来,对他们围观指点。
  美女「噗哧」一笑道:」巫师玛仙都给你采了,还不肯认吗?」原振侠一怔,:「小姐贵姓,不知找我有什么事情?」美女香肩亦反撞过来,含笑道:「小女子姓黄名娟,原兄可否陪娟儿喝杯酒呢?有要事相求。」原振侠随黄娟来到一间酒店。只见装饰极为素雅。家具皆是用讲究的,珍贵的黄花梨木、紫檀、铁力木、榉木、红木等制成,气派华美。
  「小女略备薄酒,希望以后我们能合作愉快!」黄娟早已经准备好了。便示意侍从开席。
  立时便有美丽的侍女手捧精美菜肴从后堂鱼贯而出,不多时,铁力木插肩榫酒桌上便摆满了精美丰盛的酒食菜肴。只见酒桌中央摆着一锅热气腾腾的八珍火锅,火锅旁则摆满了如水晶蟹粉卷、蛋心圣女果,泡萝卜炖鸭,兰度鸽脯、荔枝虾球,虾籽大乌参、如意鸭卷鲜、干蒸黄鱼、碧绿虾仁,荷香笼仔鸭、香油龙凤腿等诸多菜肴。
  桌上所用的器皿也均是造工精细,情趣高雅。另桌上还立着一个精致的烫酒酒炉。这酒炉呈双鱼形,二鱼头尾相向,作戏珠状,鳍、鳞纹饰精细入微。有提梁,两端卷曲,各拴于一小环,环中套入一展翅长尾鸟形器耳。梁饰七束三瓣花纹。盖呈葫芦形,盖沿平展作四瓣花形,盖颈拴一长链。器上采用鎏金方式,突出勾勒花纹线条,黄金、白银交相辉映。造型奇特,设计巧妙,制作精良,实为罕见的珍品。
  黄娟很随意的坐在原振侠旁边,双美腿近在咫尺。因为她坐着,本来已是盖住膝盖的裙子又往上缩了最少十公分,露出她三分之二的雪白大腿,浑圆细嫩,圆润的膝头下是修长而匀称的小腿。脚背又细又白,嫩鼓鼓的,能感觉得出如果抚上她的皮肤是如何的细嫩光滑。加上黄娟身上散发出来的自然清香灌入鼻中,原振侠胯下那根大阳具又悄然抬头了。
  「累人家等了声个晚上,要罚酒一杯。」原振侠最见不得美女,看她巧笑倩合,丰姿楚楚的样子,骨头立时酥软了大截。如获甘露般连喝了两杯酒。
  令原振侠着迷的是黄娟低头斟酒的样子,眼光落到那一双晶莹雪白、温软光滑的玉乳上。原振侠可以清晰的看到玉乳柔和迷人的圆弧和两峰之间令男人疯狂的浅沟,低胸裙那紧绷的水平上缘使双峰的上缘更是挑逗似的袒呈在外,散发出迷人的光泽。饱满浑圆的线条一览无遗,连尖尖乳峰顶的两点都似乎隐约可见,似乎只有稍微运动一下,黄娟那一对柔软浑圆的雪白尤物就会跳出来。


  黄娟然後举杯道:「这一杯是庆祝我们终於碰上面的。」黄娟低首,慢慢将酒杯送上。这个姿势更令原振侠从低开的领口看到饱满的酥豪乳在胸前晃动,鲜红的乳头也探测到,在雪白乳肉的映衬下耀眼生辉,看得原振侠全身发熬,下体亢奋。黄娟抬头见原振侠双眼注视着自己酥胸上,再低头一看春光外泄,使得黄娟双颊飞红娇羞满面,「啊」娇声的叫了一声,原振侠连忙收回随着她荡漾乳波而晃动的目光,接下酒杯。
  原振侠欣然喝下道:「听美人儿你的口气,好像一直急着要见我,是吗?」黄娟放下自己手中的酒杯,却故意将一条雪白圆润光滑的大腿踩在原振侠的椅子上,狭窄的裙子包裹不住肥满的下体,让其现露在外面,原振侠可以清楚的看到她大腿根部透明小内裤包着的凸起的阴户,隐现的浓黑的阴毛有些许露出了细如绳索的小内裤边缘,看了令人血脉愤张。奇的是她的阴户特别鼓胀,原振侠知道这种特凸的阴户叫包子穴,是千人中都难得一见的穴中极品,其性特淫,插起来可让人欲仙欲死。
  「什么事?」原振侠心头一颤,探手过去,将美女搂在怀里,黄娟风情万种地白他一眼,嫣媚一笑道:「娟儿这次是有事相求,是关于一张椅子的。」「那酬劳是什么?」原振侠也不避讳,左手直接探入她套裙低开的领口一把抓住高耸酥胸上坚挺的乳球,入手的感觉滑腻柔软却不失弹性,右手拨开她的纤纤柔荑,把短裙拉的更高,黄娟羞得娇脸更红了,风情万种的白了原振侠一眼「别……别……不是……不是这么快的」原振侠大把大把地抓摸蹂躏美女硕大坚挺且充满弹性的乳房,右手极慢极慢的撩开黄娟裙子的下摆。目光投到她粉嫩的大腿上,缓慢却坚定的掀起他的裙摆,映入眼帘的,是半透明的的小内裤,根本就包不住娇小圆翘的嫩臀。又小又薄的内裤贴在细腻的肌肤上,隔着内裤,隐约能看出神秘的阴阜的轮廓。原振侠死死的盯着内裤中间那道顺着肌肤的曲线自然形成的凹陷,原振侠知道,那道凹陷正是黄娟的微微开启的蜜洞所形成的,而她柔腻软滑的阴唇就藏在薄薄的布料下。
  只要原振侠的手指一动,障碍将不复存在。
  黄娟脸色羞红,小声呻吟「不要……」拒绝的语气饱含着娇媚,原振侠知道她今天是送上门来曲意奉承,趁着黄娟心里正乱的时候,原振侠连脱带扯将美女的裙子脱了下来,身上只剩下了粉色的内衣裤。裘衣不能完全掩盖丰乳,露出一条很深的乳沟。有刺绣的叁角裤紧紧的包围着有重量感,形状美好的屁股。在没有一点斑痕的下腹中心有可爱的肚挤,如缩紧的小嘴。
  「这么欺负人家。」黄娟的眼睛看着原振侠鼓起的裤子,自己也觉得下体有些热了,开始有潮湿的感觉。原振侠低下头透过已经湿润丝袜和内裤隐隐约约可看到黑黑的一团阴毛。手向黄娟大腿根部摸去,很快他就摸到了黄娟那黑色丁字裤型的窄小叁角内裤,一根指头伸进去一勾,黄娟敏感下身地动了一下很快他就触到了毛茸茸的阴户,他心里知道,手再往下一寸多就是肥嫩的阴唇了!于是他将手往下移动了一下,终于摸到了黄娟的肥嫩的大阴唇,只觉得两瓣丰腴的肉瓣隆起,中间的凹处隐约感觉到一个肉核,原振侠轻轻用手指揉揉,黄娟即被他逗得身体有点颤抖。
  黄娟掩嘴笑道:「你最好小心点,最近这里有个采花大盗,警察们都摩拳擦掌要抓他呢,若被人误会你就是,那就糟了。」原振侠开话道:「那采花大盗又于我有合干系?」手指的动作却没有停止,抚弄着黄娟下体柔软细黑的绒毛,慢慢的分开她修长光滑的双腿,向着阴阜之下鲜嫩的玉径袭去。原振侠的手指在丰厚的大阴唇上游走。
  黄娟「噗哧」一笑道:「那说没关系,下面怎么演起」盗红丸「了?」黄娟故做作平静,可是浑身上下在原振侠的抚摸下不由得微微发抖,下身已经湿了,将窄小的丁字裤的裤裆弄湿了。薄薄的内裤上勾勒出阴阜饱满的轮廓,内裤中央出现的水渍慢慢的扩大。原振侠的手放肆地逼进令人热血贲张的神秘领域,摸着黄娟那一蓬淡黑的柔柔阴毛,手指就在俏黄娟那纤软微卷的柔美阴毛中淫邪地抚弄着,爱抚热乎乎的肥嫩大阴唇,用中指在两片柔嫩小阴唇间滑动,姆指与中指捏揉小阴唇触摸到湿润肉缝,千娇百媚的丽人大腿根中已经春潮暗涌、爱液正大量分泌着。
  娇嫩的蜜肉清晰地报告着原振侠的指尖每一寸的徐徐侵入。苦无援兵的花园门扉已落入魔掌。原振侠的指尖灵活地控制,无助的门扉被色情地稍稍闭合,又微微拉开,稚美的肉花绽露出来,在色迷迷的侵入者面前微微战抖。原振侠火烫的指尖正轻轻掠抚过俏黄娟的纯嫩花瓣。电流直冲每一根毛孔,黄娟娇躯轻颤,蜜肉不自主地收缩夹紧。夹紧的是大胆火辣的指尖。随着原振侠指尖轻挑,黄娟湿热柔嫩的花瓣被迫羞耻地绽放。粗糙的指摩擦嫩肉,指甲轻刮嫩壁。俏黄娟的花瓣被恣情地玩弄,蜜唇被屈辱地拉起,揉捏。


  「你还没说答应不答应呢。」黄娟忍受这下体的折磨,问道。羞耻的秘处完全被猥亵的手指占据,黄娟几乎已经无法保持端庄的容颜。
  手指挤入柔若无骨的蜜唇的窄处,突然偷袭翘立的蓓蕾。黄娟下腹部不自主地抽搐了一下。火热的手指翻搅肆虐。不顾意志的严禁,纯洁的花瓣屈服於淫威,清醇的花露开始不自主地喷薄而出。
  「先看看酬劳够不够。」原振侠轻咬俏黄娟的耳垂,把火热的呼吸喷进俏黄娟的耳孔。左手捏捻乳蕾,右手指尖轻轻挑起花露,示威般地在紧窄幽谷四处涂抹。每一下好像都涂抹在黄娟已经要崩溃的羞耻心上。花唇被一瓣瓣轻抚,又被淫荡的手指不客气地向外张开,中指指尖袭击珍珠般的阴蒂,碾磨捏搓,两片蜜唇已经被亵玩得肿胀扩大,娇嫩欲滴的花蕾不堪狂蜂浪蝶的调引,充血翘立,花蜜不断渗出,宛如饱受雨露的滋润,紧窄的幽谷中手指肆虐,幽谷溪流泛滥。
  兵分二路,中指直探阴道口,顺着如泉涌出的爱液,迫开紧闭的阴门,中指插入了她的嫩穴,感觉到阴道壁上有一层层的嫩肉蠕动收缩,紧紧夹着他的中指,指尖撞击在她子宫深处的阴核上,花惢为之开放,一股股的淫液不停的流了出来。
  强烈的刺激,使得黄娟美的身子像瘫了一样软绵绵的贴靠在他身上,张着小嘴不停的喘气。他趁机将她身子扳转过来,下面他的中指还不停地抽插着她的美穴,上面将嘴印上了她的柔唇,舌尖伸入她口中翻绞着,啜饮着她口中的香津,残存的一丝理智,使她并未配合他的亲吻,只是闭上眼睛,任他吸吮着她柔软的舌头。
  原振侠的手指如交换活动般地挖弄,而且还加上抽插的动作。向外拔时,美女下身鲜红色的花瓣跟着翻出来。原振侠的拇指在阴道外面不停地按摩阴核,黄娟双手紧抓的床单,双眼紧闭,脚趾蜷曲。很快的,黄娟阴道里的收缩就变成了整个臀部的痉挛,臀肉不停地颤抖。黄娟的蜜汁越来越多,肥美蚌肉早已经是淫水横流了。
  「红丸在那里啊?」中指更被蜜洞内层层温湿紧凑的嫩肉紧紧缠绕,一种说不出舒爽美感,令原振侠更加兴奋,在蜜洞内的手指开始缓缓的抽插抠挖,只觉蜜洞嫩肉有如层门叠户般,在进退之间一层层缠绕着深入的手指,真有说不出的舒服,原振侠心中不由得兴奋狂叫:「极品!真是极品!
  「酬劳看过了,你答应了吗?」
  「还没看全呢。」原振侠低头吻上黄娟的小嘴把舌头伸进檀口撩拨香滑的小舌,把她的性感娇躯扶起来手轻轻抚摸晶莹剔透的玉背,拉开她的衣襟,前扣式的胸衣被原振侠打开,浑圆丰腴的乳峰颤动起来。娇嫩乳晕上的粉粉乳头挺立在空气中。鲜嫩雪峰不管是色泽、形状和弹性都是珍品中的珍品。圆锥形光滑的乳身不但肤色晶莹洁白,肤质光滑细密,而且外形还十分的挺拔匀称;乳尖上的鲜红两点细小浑圆,光彩夺目,一看就让人联想起树林中初熟的樱桃;一双美乳弹性十足,轻轻的触碰都可以带来曼妙无比的微颤,散发着无限的妩媚、成熟的韵味,彷佛是一双美味多汁的果实等待着有心人的采摘。
  原振侠双掌按了上去,一把握住了这对坚实又弹性惊人的玉峰肉,肆意的玩弄起来。只觉触感滑润,滴溜溜的弹性十足,心中不禁暗赞真是十足的尤物,黄娟软绵绵的乳房滑不溜手,竟险些从原振侠的手掌中逃逸而出。原振侠急忙加大了指间的力道,用力的抓紧了乳峰的根部,把它们从左右向中间推挤,弄出了一条深深的乳沟。
  「讨厌……」黄娟羞涩地看着原振侠鼓鼓的裤裆低嗔,娇痴的少女风情既让人万分怜爱,又令人兴起征服的渴欲。原振侠揉着她丰满的乳峰,捏着挺起的嫣红乳头,抓住白嫩乳肉往前挤,使劲的将美女的乳房捏成了椭圆形,十个指头深深的陷进了双峰里,娇嫩的乳头登时从指缝间钻了出来,在灼热气息的吹拂下骄傲的上翘挺立。将乳头挤高又放开重新捏转乳头,食指姆指夹捏起她的小巧微翘的乳头揉捻旋转,直到软中带轫的乳头发红,才换另一个乳房玩。
  黄娟大发娇嗔道:「别捏了,都要掉了。」原振侠却不理会,原振侠顺势脱下她的内裤,湿淋淋的蜜洞出现在原振侠的眼前,柔软的阴毛乌黑茂密,爬满微微隆起的阴阜向下微微延伸到粉红的肉缝两边变得稀疏,遮盖不住娇嫩的大阴唇。娇嫩粉红的大阴唇已悄悄分开,透明的淫液缓缓流出,使得肌肤更加具有光泽。充满皱褶的小阴唇轻轻合着,遮盖着神秘的洞口,红豆般的娇嫩阴蒂悄悄探出头。


  原振侠再把她圆臀抬高,把粉腿拉到床边分开,蹲在她大腿中间。她的阴阜高高凸起,长满柔软细长的阴毛,细长的肉缝,粉红的大阴唇紧紧的闭合着。原振侠用手拨开粉红的大阴唇,红豆般大的阴核凸起在肉缝上,微开的蜜洞口,两片鲜红色的小阴唇紧紧贴在大阴唇上,鲜红色的阴壁肉闪闪发出淫水的光茫。
  「哇好可爱啊……太美了」
  「不要看了嘛……真羞死人了」
  原振侠搂着她娇艳动人的胴体猛吻,手在她腿间的蜜洞口上拨挑,洞口流出爱液把附近的阴毛弄得湿漉漉的。手在她光泽白嫩凹凸有至的胴体上摩挲着。黄娟发出诱人的喘息,双颊酡红,半闭半张的媚目中喷出欲火。湿濡濡的蜜洞冒出滑腻腻的淫水。
  看着面泛春潮,气息娇喘的美女,原振侠立刻脱下衣服,把她大腿拨开,两腿交叉处黑绒的阴毛包围的蜜洞已经张开撩人小口露出红红的阴壁嫩肉,蜜洞口泛潮的蠕动。「你坏死了」看着她宜娇宜嗔的脸庞,原振侠挺动阴茎凑近,她颤抖地说「轻一点」原振侠将阴茎在她蜜洞口徘徊游走,时而磨搓阴蒂,时而撩拨阴唇,时而浅刺洞口。她被原振侠挑逗得春心荡漾,半开半闭如痴如醉的眼神及朱唇半开的浊重喘息,销魂难耐的模样。蜜洞已淫水泌泌,润滑异常。
  黄雯不自主地将阴阜挺凑上来,原振侠则故意将阴茎游滑开来,「不……不来了……你有意逗人家」她被原振侠逗得心痒痒的娇羞呻吟,原振侠把阴茎抵在蜜洞口,调整好龟头的位置‘噗’的一声顶进黄娟滑润的蜜洞,阴茎刚刚插入不到三分之一,黄娟的蜜洞已开始收缩榨压。「滋滋滋」仍残留在蜜洞内的淫液在阴茎的迫压下流出。原振侠是从侧面插入,与躺着的黄娟形成四腿交杂的姿势兴奋地抽送着阴茎。「噗滋……噗滋……噗噗噗」黄娟的蜜洞在阴茎波浪般的攻势下,发出各式其式的交媾声刺激着原振侠的神经。「喔喔……喔喔」黄娟发出动人的浪叫。
  原振侠手挑逗着丰腴乳峰,在粉嫩的乳尖上揉捏,黄娟带着幽香的呼吸更加炽热,深邃的迷人乳沟与嫣红可爱的乳头沁出清丽的汗珠。原振侠的阴茎尽情地插入根部,抵住黄娟敏感的子宫,享受着黄娟圆润而有充盈弹性质感的雪白屁股在阴茎狂热的抽插中每下的触碰快感,龟头顶着她狭嫩火热的花心循环抽击。
  「喔……不要啊……好舒服啊」黄娟娇嗲的浪叫,随原振侠的动作而迎合,阴茎在紧湿的膣腔内转动,「啊……舒服啊……好舒服啊」黄娟被阴茎在蜜洞里的旋转带来的强烈刺激彻底击溃,忍不住的大声浪叫着收紧蜜肉裹着棒身蠕动,阴茎被柔腻肉壁紧紧包住。「喔……喔……嗯」黄娟的圆臀摇晃起来,让阴茎在湿热的蜜洞里进出「啊啊……喔喔」小手抓着床单,嘴里娇媚呻吟「嗯……啊」原振侠的阴茎不断的被黄娟的蜜洞吞没又不断的抽出来,原振侠将黄娟修长的美腿压往浑圆的乳房加快抽插的速度。阴茎上传来肉壁阵阵的痉挛。
  原振侠守候在她酥胸上的唇舌变本加厉,牙齿也加入挑逗的行列。轻啮住她樱桃般的玲珑小巧乳头,黄娟浑圆淑乳颤动,樱红的乳尖被舔弄得翘立膨胀,原振侠的右手包住乳球的半个圆顶,手掌充斥着乳肉盈韧质感的弹性和饱满,不由使劲揉捏着,滑腻柔和的手感与她抑制不住的低低的呻吟交相辉映,促使原振侠在浑圆乳球上加重唇舌舔吸吻咬的力道,弄得她平坦柔韧的小腹短促起伏,白嫩的肌肤盈盈波动。无论是耳后根粉颈处的轻舔啮,还是胸腹间的捻弄拨挑,都让她爱液横流,连子宫收缩得都有些抵受不住,空虚感伴随着高潮弥散到她酥软发热的娇躯,引发起越来越强烈的渴求。